《我不是药神》白血病患者,背后想说的真实故事是什幺?

《我不是药神》白血病患者,背后想说的真实故事是什幺?

中国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在大陆狂卖31亿人民币(约新台币138亿元),强势入围2018年第55届金马奖最佳剧情长片、最佳男主角、最佳新导演等7项大奖,该片拍摄成本虽低,票房却很亮眼,更创下中国影史上前5大票房纪录,口碑、票房双收。剧情描述治疗慢性骨髓性白血病(CML)的故事,一句「世界上只有一种病,叫作穷病」的台词,切中现今癌症治疗进入高药价时代下,患者的无奈和压力。事实上,片中提到的特效药「格列宁」还真有其「药」!
 

改编1
剧中主角程勇确有其人

《我不是药神》改编自中国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患者陆勇的真实人生。陆勇从印度走私非正厂药,卖给其他无法负担国内高昂药物的病友。2015年,陆勇因销售假药罪被捕,超过1000名病友联署上书,说是因为陆勇,让他们得以偷生,请求当局免除对陆勇的起诉。

而在电影里,徐峥饰演的男主角程勇不是病患,只是上海一间印度神油店的老闆。某日在邻居的引荐下,王传君饰演的白血病患者吕受益登门拜访,请他从印度带回一批治疗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的特效药「格列宁」。程勇虽深知走私贩售药物是违法的,但此时的他正和前妻争取儿子的抚养权,经济陷入困难,加上年迈的父亲要做手术急需用钱。于是,他决定铤而走险,踏上走私的道路。
 

改编2
昂贵的救命仙丹确有其药

剧中,让病患只能倾家蕩产买专利药的救命仙丹「格列宁」,药品原型就是来自第3届唐奖生技医药奖得主布莱恩・德鲁克尔(Brian Druker)博士所研发的药物「伊马替尼」(imatinib)。《我不是药神》片中虚构的药物「格列宁」即为伊马替尼,这是学名,商品名称为Gleevec®,市售俗称,中国大陆翻作「格列卫」、台湾叫「基利克膜衣锭」。

德鲁克尔博士是推动此药临床试验的医师科学家,让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癌症患者十年存活率从五成提升至九成,被国际喻为「抗癌的神奇子弹」。德鲁克尔为此药物投入一生心力,起初多数人不看好,甚至认为是不可能的事,但他抱持坚定的信念,甚至不惜搬去奥勒冈州,唯一目标就是研发出专门治疗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的药物。

然而,在初期,製药公司并不看好他的研究,好不容易同意进行的动物实验,也因效果不如预期,药厂就此解散。但面对眼前在生死关头的病患,德鲁克尔依旧决定锲而不捨的说服药厂开发此药物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白血病患者,背后想说的真实故事是什幺?

所幸皇天不负苦心人,1998年6月伊马替尼终于进入临床阶段,54名原本对其他药物产生抗药性的患者,竟有高达53人在四周左右便恢复正常,让人大为振奋。另一项历时五年的追蹤调查中,有98%的病人血液维持正常,存活率达89%,惊人的成果让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(FDA)将此药列入优先审查名单。2001年5月,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便核准上市。《时代》杂誌盛讚伊马替尼是经过严格训练的「猎癌狙击手」,直接瞄準癌细胞弱点,枪枪命中,弹无虚发。

为了感谢德鲁克尔让他们重获新生,有些病人将自己的感激写下来,集结成册,送给德鲁克尔。而德鲁克尔在得知病人因此类药物康复后,也颇感欣慰,成功将伊马替尼应用于慢性骨髓性白血病,为标靶治疗的时代吹响了号角。

如今,各种标靶治疗药物仍不断推陈出新,德鲁克尔的贡献为癌症治疗领域建立突破性的新里程碑,也让真正「药神」的精神价值遍及全球,造福人类。